在德国:消毒用品卖空了 但没什么人戴口罩

2月26日,世卫组织表示,当天收到的中国以外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报告数字首次超过了中国国内。韩国、意大利和伊朗三国的疫情发展尤为迅猛,引起世卫组织高度关注。

2月27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表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现在中国以外地区才是最大担忧,呼吁各国迅速采取行动,团结应对全球疫情的关键时刻。

澎湃新闻()“澎湃国际”栏目近日推出“全球战疫连线”系列文章,连线全球各国当地民众与海外华人,讲述他们的战疫故事。

在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下,意大利的疫情暴发波及了欧洲多国。其中,与意大利邻近的德国成为受影响最深的国家之一。截至当地时间3月1日上午,德国已经确诊117例新冠肺炎病例,是欧洲确诊者最多的国家之一,与法国一同排在意大利之后。

德国迅速增加的确诊病例大多集中在该国南部和西部。一些确诊者曾去过意大利,但也出现了无法确认传染途径的病例。

伴随着疫情的加剧,由德国联邦内政部和卫生部联合组成的新冠病毒危机小组决定采取进一步的防疫措施,扩大边境的预防,并由联邦政府集中采购和贮备防护设备。

德国西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威州)已经有66例确诊病例,是该国确诊病例最多的地区,但正在该州的波恩大学求学的博士生小光感觉,身边的德国人普遍淡定,他自己仍每天出门上德语课,但会避免乘坐公交,也计划取消一些外出的行程。

在尚未出现确诊病例的首都柏林,来自武汉的小高和男友小朱已经囤好了食品和消毒用品,以防患于未然。

在距离意大利更近的慕尼黑,就职于一家中企的Bargi每天严格登记自己的健康状况,当地药店限购了FFP2口罩,但依然没什么人戴口罩。

德国在去年年底零星有一些关于疫情的报道,从武汉开始“封城”了以后,德国电视一台的的《每日新闻》(Tagesschau)节目(类似中国的《新闻联播》)每天都会报道疫情最新的情况,这两天各大报刊的相关报道也开始逐渐占据头条。目前没有人在公共媒体平台上号召国民佩戴口罩、减少公众场合出行。

德国各个州卫生部门都有提供热线电话,如果感觉自己有新冠肺炎的类似症状,可以打电话,请卫生防疫人员上门。我查了德国最新的防疫法,发现疫情发生后临时加了一条规定,将这次新冠肺炎纳入进“报告义务”针对的传染病范围。

我们一个月前买了几十个口罩备用,现在同款口罩已经是十倍的价格。可能是因为柏林还没有确诊病例,现在外面街上还没有人戴口罩,我们自己也都没有戴。但是明显感觉到,市民的意识比前段时间又强了一些,比如开始储备卫生消毒产品。

2月25日,北威州有去了狂欢节的人被确诊。那天我路过市中心的一家连锁日化品超市,买了一些消毒用品,2月28日再去就已经没有了。我也问了5个住在柏林不同区的朋友,情况基本一样,各大超市和药妆店里凡是带有“消毒”字样的消毒纸巾和消毒啫喱,实体店和线上都买不到了。

今天(2月28日)看到《每日新闻》报道,各大供应商和连锁超市都说国民近日来对消毒用品和可长期储藏食物的需求大大增加。但我在家附近的超市购物时,并没有看德国人大量采购物资。

根据我和身边朋友聊天的情况,不少大学2月上旬都给学生们通过邮件介绍了相关情况,主要目的还是科普,讲了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德国疾病防控机构)当时对这次疫情危险程度暂定为低级,并提醒同学们随时关注最新动态。

不同公司的防范措施不一样,我男朋友实习的公司有很多中国项目,经常有同事到中国出差。从中国回来的同事要在家办公两周。此外,公司也会发一些相关的提醒、防疫措施。

原计划3月4日到8日举办的柏林国际旅游交易会(ITB)2月28日宣布取消了,组织方2月26日还说会照常举行。ITB是柏林近期最大的展会,去年有大约16万人去看展,今年本来有世界各地的一万个参展商过来。我经常去柏林的展览馆做翻译,一般来说参展商都会提前一周左右到达柏林,现在临时取消了,损失相当大了。

但最近,柏林还在举办柏林电影节,本地媒体报道说,展映电影的各大电影院所有的厕所都有贴“十条卫生防疫建议”。

2月28日,我们又去了两家连锁超市和一家连锁日化品超市,超市里一些好牌子的消毒纸巾、手部消毒啫喱和消毒液都卖空了。

2月28日,柏林超市货架上的一些牌子的消毒用品卖光 以下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好在,柏林超市的食物还没有被搬空,我朋友2月27日发的北威州科隆的照片显示,当地有超市的冷冻柜都被搬空了。

我们已经囤积了3到4周的食物和一些消毒用品,这只是防患于未然,并没有超额购买,柏林的情况并没有太严重,提前采购是因为近期我们可能会减少出门。我们对德国的情况还是有信心的。

2月26日德国图宾根(Tbingen,亦译为蒂宾根,位于德国西南部编者注)大学医院的一名医生宣布确诊了。照理说医院工作人员应该是最有防护意识、对疾病了解最多的群体,但在发布会上所有医院代表都没有佩戴口罩,我觉得很诧异。

我身边的德国朋友都会把这次新冠肺炎同流感相比较,而流感导致的死亡人数也很多,德国人已经习惯了。这几天新闻报道说,德国有关机构估测2017至2018年度因流感有2.5万人死亡。总而言之,我目前感觉德国普通民众对病毒的态度和在德华人不同,华人更加关注疫情,并在认真地防护。

在德国的中国人还是挺担忧的,因为已经买不到口罩了。不过德国人还是心很大,各地狂欢节如期举行。超市也没看到有抢购物资的,物价很平稳。我2月27日去了一家超市,发现货源充足,购物的人不多。2月29日去的超市食品还是很丰富,就是没有消毒用品了。我在北威州和汉堡的朋友说那边超市有疯抢的情况。

我所在的中企防控很严格,我们要每天在网上填写自己的健康状况,以及是否跟中、日、韩、意等国有接触等,办公室会做消毒,访客也要提前在网上登记。这边买不到口罩,国内总部还会给我们寄。本来我们公司计划了一个活动,大家兴高采烈期待着,结果被国内的HR紧急叫停了。

对于防范疫情,在德中企相对重视一些。现在瑞士、奥地利都有病例了,德国一些最新确诊的也都跟意大利有关,德国人又那么喜欢去意大利度假,这里的中国人都挺担心的。

德国不会像中国那样每天统计每个省市确诊和疑似病例数,新闻都很零散。中国同事们天天看新闻,关心每天新增了多少、总共多少,但是德国同事并不关心。他们觉得这个病就跟普通发烧感冒一样,没那么可怕。

我要负责给公司同事买口罩,今天去到第5家药店的时候才买到。药店限购FFP2(欧盟防护口罩标准,分为FFP1、FFP2、FFP3三个级别,3为最高级编者注)口罩,每人只能买5个,每个8欧元(约合人民币62元),FFP1不限购,每个3欧元。我买了5个FFP2,和他们全部的20个FFP1口罩。销售员还劝我别买那么多,戴口罩没用。同时在买口罩的顾客看长相都是非德国人,路上也仍然没有人戴口罩。

2月28日,慕尼黑的一家药店,图上文字意为:FFP2、FFP1口罩以及手部消毒剂有货今天(2月28日),我还在到处找口罩和和免洗洗手液。昨天药店还有一大筐免洗洗手液,今天就没有了。

看新闻现在北威州有一些确诊病例,但感觉德国人还比较淡定。目前我在波恩只看到一两个中国人戴口罩。也有人在囤货,我去了市中心一家超市,那里消毒液已经卖完了,但是食品还不紧张,目前都可以买到。

目前德国还没有出现死亡病例,我的德国同学认为新冠肺炎和流感差不多。身边的中国人略紧张一点,在囤粮、囤消毒液。

2月28日,我们大学校长向全体师生发邮件,告知我们世卫组织上调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以及波恩市还没有出现确诊和疑似病例,也附上了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风险评估网页链接。

现在我每天还去上德语课,不过会随时用消毒液擦手,也准备改步行去了。波恩没有发现病例前,我觉得情况还好,一是因为当时没有确诊病例,再就是被确诊的病例会随时通报,然后被隔离。另外,现在大学放假了,没有机会遇到大人流。

2月29日上午,波恩宣布确诊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科隆是一所学校的工作人员。这所学校离我的宿舍大概步行15到20分钟。一个德国语伴告诉我说,勤洗手、保持距离就好。2月29日还是有很多人逛街,但我看社交媒体上的评论,有些人比较慌。我一个朋友也在语言学校上课,她的德语老师比较慌,请求学校停课,但被学校拒绝了。

上周四(2月20日),我去了科隆狂欢节,不过那天不是狂欢节的正日子,我在街上的时间总共不到一小时。那时候德国还没有疫情(暴发)。狂欢节之后,确诊病例数开始暴增,狂欢节人群聚集太多了。(德国的狂欢节主要在西部和南部的天主教地区举行,科隆也位于北威州编者注)

我本来每周去一次杜塞尔多夫(北威州首府),这周可能不去了,主要担心坐火车,人比较多。我2月29日还在外面聚餐,但2月29日和3月1日新增这么多病例之后,我应该不会再去聚餐了。我先看看这一两周的疫情情况。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向母婴行业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联系方式:

业务合作 1606042906 782191682 815960548 534600400 1344280125 1228132898服务合作

孕婴童品牌群:50980046孕婴童经销商联盟群:82051951童车童床品牌行业群:105967192玩具品牌行业群:44913866(加QQ时请注明事由)

为了您的权益不受侵害,中婴网提醒“您在加盟代理经销孕婴童品牌时,请认真考察欲加盟代理经销产品品牌的资信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qywjc.com/,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