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隆新能源IPO:踩雷知豆电动车近4000万坏账无法追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qywjc.com/,科隆

上交所官网显示,在河南科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隆新能源”)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并提交注册后,公司在近日回复了科创板首轮问询。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隆新能源位于河南新乡,主要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及其前驱体、镍系电池正极材料,以及二次电池和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本次拟发行股份不超过1.06亿股,计划募集6.13亿元,用于年产1.2万吨高性能动力电池三元前驱体建设项目、年产4,000吨高性能动力电池三元正极材料建设项目以及高性能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研发中心项目。

从产业链上看,主营三元正极材料的科隆新能源处于锂电池产业链的中游,其上游为镍、钴、锂等贵金属生产企业,下游主要是锂电池生产厂家。下游客户多要求公司给予一定信用期,上游贵金属生产企业又往往较为强势,给予公司的信用期较短,造成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较为紧张,造成公司应收账款高企。这使得科隆新能源陷入举债经营的地步,自有资金无法满足运营资金需求。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止目前2019年3月31日,科隆新能源账面应收账款高达64,675.45 万元。由于受下游新能源汽车行业遭遇到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科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业务部分客户出现经营困难,形成部分长期催收无法回的款项。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有16家客户出现经营问题,并给科隆新能源带来无法收回的款项合计为4780万元,公司只能按照100%计提坏账损失。

受下游新能源汽车销售下滑影响,2019年上半年,科隆新能源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出现较大下滑。其中,营业收入下滑25.8%,净利润下滑17.39%。科隆新能源目前超过6亿元的应收账款中,还会有多少金额因此而出现坏账风险,目前仍不得而知。但经营业绩的下滑、坏账风险的暴露,都为科隆新能源登陆科创板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资料显示,科隆新能源主要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及其前驱体、镍系电池正极材料,以及二次电池和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科隆终端应用于新能源汽车、3C电子产品、储能设备、轨道交通和军事装备等领域。

三元前驱体是生产三元正极材料必须的原材料,目前是科隆新能源最大的收入来源,其2019年一季度占比为44.79%。公司除生产三元前躯体之外,还直接生产三元正极材料以及镍系正极材料,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正极材料及三元前驱体占比75.37%,为公司的核心业务。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行业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得到快速增长,但行业严重依赖补贴、无序竞争、低端产能严重过剩等问题依旧突出,最终导致新能源汽车市场容易出现较大波动。与此同时,作为上游的锂电池行业也出现结构性、阶段性的产能过剩问题,在此情况下,作为产业链中游的科隆新能源过往业绩波动率较大。

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科隆新能源营业收入分别为11.51亿元、16.77亿元、15.59亿元以及3.07亿元。其中,2018年营业收入较2017年下滑7.04%。

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046.99万元、3721.12万元、4423.77万元以及1324.36万元,其中,2017年净利润较2016年下滑26%。可以看出,无论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表现,都呈现出明显的起伏不定的状况。

2019年6月,随着新能源汽车最新补方案的正式实施,遭遇到补贴退坡的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遭遇到断崖式下跌,不少知名动力电池企业及新能源汽车企业出现严重债务问题。比克动力陷资金链危机,沃特玛更是惨遭破产清算,这都给整个锂电池行业链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受下游新能源汽车车销售下滑影响,2019年上半年,科隆新能源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出现较大下滑。其中,营业收入为61873.26亿元,较2018年同期数据下滑25.8%,净利润为2055.62万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17.39%。

受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下滑影响,科隆新能源所处三元锂电池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的三元前驱体产品自2019年开始均价出现较大下滑,产品毛利率也出现持续下滑。

数据显示,2016 年、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 1-3 月,目前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的三元前驱体销售均价分别为 6.97 万元/吨、10.73 万元/吨、13.53万元/吨和 8.29 万元/吨,可以看出,三元前驱体2019年一季度价格较2018年均价下滑超过38.8%。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公司三元前驱体的毛利率在近四年中持续下滑,截止2019年一季度已降至5.17%,较2016年减少约4.16个百分点。科隆

从产业链上看,三元正极材料及其前驱体处于锂电池产业链的中游,其上游主要为锂矿、镍矿、钴矿、锰矿等原材料厂商,下游主要为锂电池、镍系电池等电池制造厂商,终端应用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3C 电子产品、储能设备等领域。

可以看出,无论是上游的贵金属生产企业,还是下游的锂电池制造商,体量均科隆新能源要大,这让位于中游的科隆新能源较为被动。因为下游客户多要求公司给予一定信用期,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金额较大。与此同时,上游贵金属生产企业往往较为强势,给予公司的信用期较短,造成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较为紧张。

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科隆新能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65.64 万元、-4,090.99 万元、 7,347.74 万元和-12097.26万元。

可以看出,除2018 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负值,显示公司现金流问题并未从根本上改善。四年期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金额为12406.15万元。

经营现金流的糟糕表现,让科隆新能源净利润含金量明显不足。公司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差异金额分别为-8,612.63 万元、-7,812.11 万元、2,923.98 万元和-13,421.61 万元。可以看出,仅仅是2018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超出同年公司净利润2,923.98 万,其余年份均为负值。

在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表现为持续净流出的情况下,公司所获净利润也无法得到现金流的持续。为了维持公司生产经营规模的增长的需要,在公司自有资金无法满足营运资金需求的情况下,科隆新能源主要通过银行借款及经营性负债等债务融资方式筹集资金,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

公司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 年 3 月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为 44.80%,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为 58.33%,两者均较2018年末有所增加。最新财务数据披露,

最新财务数据披露,2019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59.7%,公司负债水平进一步提高。

科隆新能源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较高的资产负债率水平使公司面临一定的偿债风险,也增加了新增债务融资的难度。

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科隆新能源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50,070.15 万元、75,247.51 万元、61,731.72 万元和 64,675.45 万元,对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91次、2.68次、2.28次和0.49次,应收账款周转率在近三年呈现出明显下滑的趋势。

相对于同行可比公司来说,科隆新能源应收账款周转率水平也大大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当升科技、格林美、杉杉股份和容百科技等四家生产正极材料的上市公司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3.69次、4.09次和4.10次,科隆新能源三年来年所对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低于行业均值,其中2017年和2018年处于可比公司中倒数第一的水平。

对此,科隆新能源表示,公司的袋式电池、烧结电池和银锌电池等二次电池主要面向军事和轨道交通领域,因客户通常根据其年度预算、决算和资金计划付款,应收账款账龄较长;与此同时,受锂电池产品受下游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等影响,部分应收账款长期未回款,客观上造成了应收账款周转率较低,且呈小幅下降趋势。

由于受下游新能源汽车行业遭遇到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科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业务部分客户出现经营困难,形成部分长期催收无法回的款项。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合计16家客户共有无法收回的款项合计为4780万元,公司按照100%计提坏账损失。

此外,招股说明书披露,科隆新能源对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还存在3958.28万元应收账款,而知豆电动车早在2018年10月就深陷债务危机。2019 年 7 月,公司与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签署《债务减让协议》,公司同意将对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的债权(不含质保金部分)降为 1,866.58 万元,约定分别于 2019 年 9 月 25 日和 2020 年 3 月 25 日前各收回一半;截至科隆新能源招股说明书签署日(2019年9月29日),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已回款 933.29 万元。

2019年10月27日,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显示,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24日10时- 25日10时期间对知豆100%股权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38亿元,公司评估价格仅为1.97亿元。如此以来,科隆新能源后续能否按时收回剩余一半款项(933.29 万元)就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在依赖举债经营,自有资金无法满足营运需求的背景下,科隆新能源借助IPO进行融资“补血”的意愿十分强烈,但公司的起伏不定的业绩及高企的应收账款却难以让投资者放心,从这一点来看,科隆新能源的上市之路,注定不会太好走。